兒福聯盟發布2020年台灣男性育兒態度及現況調查報告,發現台灣男性有三大暖爸的特質包括:一、期待當爸爸:調查指出台灣25至34歲未生育男性中,逾六成(61.4%)計畫未來有小孩,比起20至29歲未生育女性高出近1成;二、認同父職參與的重要性:調查發現絕大多數的男性皆同意父親請育兒假有助於母親與孩子的心理健康及未來發展;三、照顧孩子爸媽一樣好:調查發現逾八成受訪男性認同無論在孩子的情緒、經濟或生理需求上,爸媽的照顧能力一樣好。

雖然如此,但職場友善程度和社會輿論壓力似乎是影響爸爸是否願意投入育兒的重要關鍵。兒盟調查發現,本次受訪的爸爸們有逾9成(91.1%)覺得在孩子出生後有竭盡所能投入育兒的工作,但在陪伴與照顧孩子的育兒表現上,自評卻只有72.2分,逾半數爸爸表示因工作而錯過孩子生命中重要的活動,或沒有足夠時間去陪伴孩子。兒盟執行長白麗芳表示:心有餘而力不足似乎是爸爸們共同困境,調查結果顯示,逾8成爸爸沒有申請過育嬰留職停薪(82.1%)和家庭照顧假(81.5%﹚,甚至連僅五天陪產假,都有3成的爸爸沒有請,讓人不禁為爸爸們錯過孩子出生的重要時刻而感到難過。育兒措施為什麼對爸爸來說是看得到卻用不到?原因大都是因為實際的經濟壓力(37.3%)、擔心影響升遷(32.6%)、或是擔心留停後無法回復原職(18.8%)。

男比女更想生小孩 認同育兒分工對爸爸媽媽孩子均有幫助

台灣25至34歲未生育男性中,近5成(46.9%﹚覺得人一生「必須有孩子」或「有孩子比沒有來的好」,73%不認同「與其養小孩,不如養寵物」,與本會2019年調查20至29歲未生育女性,高出9.3%及10.1%。逾6成(61.4%)25至45歲未生育男性表示計劃要生孩子,相對未生育女性高出7.8%;顯示台灣男性相較於女性較傾向生育孩子。進一步分析,女性不想生育原因的第一名是不想要影響現有的自由和較為寬裕的生活,而男性的第一名是整體社會環境難以讓孩子幸福地生活,另有32%未生育男性表示不生育的主因是沒有合適對象。

台灣男性也認同對於父職參與的重要性,8成的受訪男性認同在照顧孩子上兩性一樣好,包括孩子的情緒需求(85.8%)、經濟需求(81.1%)與生理需求(79.7%)。關於父親請育兒假,在對媽媽方面,高達95.5%受訪男性都同意可改善媽媽心理健康,且近7成(67.9%)認同可讓媽媽有更高的長期收入;在對孩子方面,76.1%認同會對孩子心理健康比較好,67.7%也認為孩子會較少出現行為問題;在對爸爸而言,75.4%認同會對自己照顧孩子的技巧較有信心,且逾8成7(86.8%﹚認為會有助於未來參與家務和育兒工作。最重要的是,滿意自己參與育兒情況的爸爸,其生活和工作滿意度,比不滿意的爸爸高出25.3%和30.8%。

白麗芳表示,爸爸能從育兒過程中實踐對父親角色的想像,並從跟孩子的互動中獲得滿足和成就感,爸爸參與育兒的好處,不只是孩子獨享,對媽媽心理健康和職場發展也有幫助,更會影響父親個人發展和家庭和諧,這是一個三贏局面。

吃不到的育兒福利!逾8成爸沒申請育嬰留職停薪!

雖爸爸們認同父職參與育兒的好處,但按2019年台灣申請育嬰留職停薪津貼的人口資料顯示父親比例僅為19%,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本次調查發現想生育男性近7成左右認為目前台灣企業(73.1%)和政府政策(69.5%)都支持他們生養孩子,但現實中,逾8成爸爸(82.1%)沒有申請過育嬰留職停薪,不足2成(15.8%)的爸爸曾申請1至6個月,申請6個月以上至2年之爸爸更只有2.1%。

與2018年相比,台灣爸爸們認為工作職場的「友善育兒程度」從47分增加至54.5分,但仍未到60分的合格線。高達8成(82.6%)的爸爸曾申請過至少一項職場育兒措拖或服務。不過,我們也發現近期有育兒措施需求但爸爸卻未申請的一些原因,其中近四成(37.3%)是因為實際的經濟壓力問題;逾3成(32.6%)是因為擔心影響升遷、考績而沒有申請職場相關的托育福利或服務。另外,也有近2成(18.8%)擔心留停後無法回復原職,在在都顯示爸爸們都面臨托育的福利政策只有看得到但吃不到的困境,而且當社會經濟不景氣時,更會直接影響他們申請的意願。更值得關注的是,在這群有育兒需求的爸爸中,竟有逾2成(21.8%)表示是因為其公司未依法提供相關福利,且比例與2018年相約,顯示企業違法情況急須政府介入監督,才可充份保障爸爸們在職場的應有權益。

台瑞韓育兒政策比一比 借鏡瑞典46年之路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2018年「家庭資料庫」瑞典及韓國的數據以及台灣本國資料比較後可見,與育兒相關的男性有薪假週數部份,韓國男性有薪假長達52.6週,而台灣只有26.7週,瑞典於三個國家中週數最短只有14.3週。在與育兒相關的有薪假部份,瑞典的有薪假給付率明顯較高,爸爸們可獲得75.7%,而台灣則為6成,韓國近年積極改革從3成增加到5成,前3個月甚至到8成。若爸爸是家庭中的經濟支柱,薪資給付率高低大大影響爸爸是否願意申請育兒假。

從三個國家的請領育兒假之性別比例資料顯示,瑞典請領育兒假的人口中,接近一半(46%)是爸爸;大幅超越韓國的21.2%和台灣的19%。在瑞典街頭,時常可以見到「拿鐵爸爸(Latte Dad)」,這是瑞典46年來努力的成果。反觀韓國,雖然2019年申請育兒假的爸爸佔21.2%,較台灣略高,但對照申請人數卻比台灣少,顯見韓國整體社會申請育兒假的風氣不盛導致人數偏少。但是,韓國政府為挽救少子化的問題,於2019年開始大刀闊斧進行改革,將育兒假所得給付率大幅提高,並搭配多項育兒措施,提高男性申請的意願,同樣值得台灣借鏡。

圖:兒童福利聯盟

回顧台灣從2002年開始法律已明訂勞工可以申請育兒假,在政策的推動下,申請育兒假的爸爸確實有逐漸變多的趨勢,過去10年申請的爸爸人數增加了4.2倍,但在申請人口中爸爸的比例無法突破2成!從瑞典與韓國的經驗,如何提高台灣爸爸們申請意願,必須有強而有力且持續穩定的政策,同時也須盡量減低爸爸們對家庭經濟的顧慮。

韓國爸爸代表小朗哥爸爸目前是全職爸爸,提到韓國已經從過去比較大男人主義的很男主外女主內的分工,漸漸有許多男生也開始幫忙家務或照顧孩子,不少媽媽也外出工作,政府也很積極提供父親育兒假,只是因職場與應酬文化,韓國爸爸都很辛勤工作,大多沒有勇氣請育兒假。他也表示,比起韓國,台灣爸爸家務與育兒都做得更好,更多,但覺得台灣讓爸爸媽媽推手推車的環境不甚友善,希望改善。

瑞典爸爸代表馬丁今日帶孩子出席記者會,表示瑞典是很重視男女平等的國家,政府提供480天的育兒假,其中3個月是爸爸專屬,而且家人就是一個團隊,無論是家務或是照顧小孩,爸爸媽媽一起做。另外,相較台灣爸爸老把孩子送往才藝班或安親班,瑞典爸爸喜歡親自教孩子學習腳踏車,游泳等各種技能,雖然要多才多藝很辛苦,但也是一種幸福,也大讚台灣親子館,親子活動很興盛,鼓勵大家可以多多利用。

台灣爸爸代表Kim表示,台灣爸爸是很有心想要陪伴孩子,而且任勞任怨,很負責任,也向台灣爸爸喊話,雖然為了家庭努力工作很重要,但建議台灣爸爸可每天再多撥出一點時間跟孩子談談心或玩耍,也可多與孩子一起學習才藝,不一定要把孩子往才藝班送,也盡量不要加諸太多個人期望或自己的夢想在孩子身上,多陪伴孩子培養更親密的互動。

兒盟籲企業,政府與每個人一起挺爸爸成為育兒神隊友

兒福聯盟執行長白麗芳表示,讓爸媽都有機會選擇參與親職,需整個社會、企業的支持,以及爸爸自身的實踐才有可能實現,兒盟呼籲爸爸要參與:從調查結果可見台灣男性對參與育兒分工有越來越高的兩性平等意識,鼓勵爸爸們付諸行動。政府要監督:仍有企業未貫徹育兒政策及相關法規,急須政府加強監督。另政府亦應提出鼓勵爸爸參與育兒的政策,比如有薪育兒假中父親須占一定的比例。企業要落實:台灣友善育兒職場雖有進步但分數仍不及格,企業除應落實法規保障勞工的育兒政策外,鼓勵企業加碼提供如有薪照顧假、彈性工時等,打造友善職場文化。兒盟呼籲的第四點就是社會要友善:不論是職場還是日常,需要你我共同支持,一起挺爸爸們成為育兒神隊友。

發表迴響